首页 UFO事件正文

解密中国ufo档案 探索发生的中国ufo事件

来源:宇宙探秘网(www.yuzhoutanmi.cn) UFO事件 2022-05-24 09:13:27

 中国UFO档案:中国千年历史上著名的UFO事件

 据中国科学院云南天文台研究员张周生介绍,乾隆年间广东“潮州府志”记载,明神宗万历五年十二月初三夜,尾星旋转如轮,焰照天,逾时乃灭。

  此记录为典型的古代螺旋状飞行器的记载,这些记录对一些人把螺旋状飞行器仅看作是现代才有,甚至于把此种现象推论为是人造卫星火箭残骸下落的解释的强有力的否定证据,今日人们所见的螺旋状飞行器形状在古人的记录中是“尾星旋转如轮”,而类似的记载还有许多。

  清代画家的《赤焰腾空》被认为是一篇详细生动的中国UFO事件目击报告。

  清代画家吴有如晚年作品,有一《赤焰腾空》图,画面是南京朱雀桥上行人如云,皆在仰目天空,争相观看一团团熠熠火焰。画家在画面上方题记写道:‘九月二十八日,晚间八点钟时,金陵(今南京市)城南,偶忽见火毯(即球)一团,自西向东,形如巨卵,色红而无光,飘荡半空,其行甚缓。维时浮云蔽空,天色昏暗。举头仰视,甚觉分明,立朱雀桥上,翘首踮足者不下数百人。约一炊许渐远渐减。有谓流星过境者,然星之驰也,瞬息即杳。此球自近而远,自有而无,甚属濡滞,则非星驰可知。有谓儿童放天灯者,是夜风暴向北吹,此球转向东去,则非天登又可知。众口纷纷,穷于推测。有一叟云,是物初起时微觉有声,非静听不觉也,系由南门外腾越而来者。嘻,异矣!’

 

  清人吴有如的《赤焰腾空》图可谓一详细生动之目击报告。火球掠过南京城的时间、地点、目击人数、火球大小、颜色、发光强度、飞行速度皆有明确记述,然而各种猜测又不得其解。此画约作于1892年(光绪十八年),在一百多年前,世人尚无飞碟和UFO之说法,画家显然未能意识到,这幅《赤焰腾空》图,竟成为今人研究UFO事件的一则珍贵历史资料。

  民国时,有人见到空中“忽起一道圆光”,各人看得眼花。

  民国时人张瑞初在《西神遗事》中曾记载:“是夜,星光满天,却无月色。各人正在险滩,瞥见空中忽起一道圆光,大可亩许。圆光中有一紫一白两种色,此前彼退,此缩彼涨,各人看得眼花。足有五分钟,白光便不见,仅有紫光,在一圆光内渐缩渐小,初如笆,继如斗,如碗,如拳,如指,忽尽灭。众人静坐呆看,其他游客见者,无不惊异万分,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披露中国UFO档案 “空中怪车”突袭贵阳

  最近接连发生的目击UFO事件,颇为引人注目,但让人遗憾的是那些都是探照灯在搞怪。经对周边地区各个因素的分析,科学家对最近出现的“疑似UFO”得出结论:由于 雨气或湿度较重的云层聚集,如果地面的发光源照射到空中,很有可能在云层中散射出圆形的发光体。

  正如每个质疑背后定有一个科学的解释,UFO这个不解的世界之谜除了让世人惊叹外留给我们更多的是对它的探索与研究。中国UFO研究会第三届理事长孙式立教授首先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他们研究UFO的历程和尤为引人关注的三大事件。

 

 

图为:贵阳北郊都溪林场毁林一角--中国UFO研究会专家考察队成员谢湘雄

 

 

图为:UFO

 

 

图为:UFO

  “大到宇宙,小到原子核”。这是孙式立教授对研究UFO涉及范围广所打得的一个生动的比喻,这也说明了UFO问题的研究并不是单纯孤立的研究,是上至天文、宇航、气象、大气物理下至地质、地理等多方面多领域的研究。事实已证明我国对UFO的深领域研究彻底打破了UFO研究是西方特有的风景线一说。

  孙式立教授说:“我们时刻关注有关UFO事件的最新动态,对大量的目击事件进行分析调查做出科学的解释,至今仍具有较高的科学研究价值的、被列入我们UFO研究重点的有三大事件———都溪林场事件、凤凰山林场事件、河北肥乡农民事件。”

  惊世“空中怪车”突袭贵阳北郊。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犹如从空而至的火车开动时轰隆隆的响声惊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当时据值夜班巡逻的保卫人员说看到低空中有两个移动着的火球。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成片地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两公里的四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还有周围的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棚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重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趋势。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并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都溪林场事件引起科学界的高度重视,中国科学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专程赴现场考察。

  “各地的专家学者纷纷来都溪考察研究各抒己见,我们(中国UFO研究会)将之视作UFO现象来研究。”孙式立教授说道。中国UFO研究会也组成了专家考察组亲赴考察,详细观察了林木折断的方位及断茬情况,并利用了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如卫星定位仪测定了被毁的具体位置及面积。对于贵州车辆厂被破坏的重点地方及物件进行了时频、弱刺及γ射线的测试,对都溪林场实地进行监测分析。

  “先排除人为的假设,让我们想象一下,几分钟的时间内人为是不能将大面积的松木截断和对厂房进行严重的破坏,同时将火车移位的。”孙式立教授告诉本报记者。

  种种推测都为寻求一个合理的科学依据,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

  当时有一部分人认为是龙卷风造成的。但孙式力解释说,龙卷风是冷暖空气交汇,温差急剧变化而形成的气柱,中间呈负压,吸力特强。如果是龙卷风,由于吸力强将会有70%的树木(常规来讲)会被连根拔起,但并未有这种现象出现,所以龙卷风的推测也是没有根据的。

  “用UFO的现象来研究都溪林场事件有一定的科学意义,因为UFO现象并不是只作为孤立的现象而单独存在的。”孙式立教授说。

  都溪林场事件发生前后均有不明飞行物现身,是巧合还是存在必然的联系,整个事件扑朔迷离。

  在都溪林场事件发生前后曾有旁证证明见到过有不明飞行物的出现。

  在1995年的2月9日,贵阳机场的中心雷达上发现有不明物体的移动,随后在从广州飞往贵阳的中原航空公司波音737第2946航班万米高空飞行途中,有一不明飞行物追随,它形状由梭形变成圆形,颜色由黄色变为红色,它距飞机的距离大约有一公里左右,最后在贵阳东北70公里处消失。

  据当时的气象分析这并不属于天气现象,经证明当时这架飞机周围有其他的飞机,而且也不属于军用。与此同时,海外传来信息,意大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体。这些事件的发生和都溪林场发生的事件是否有联系,都有待于今后的研究。



中国UFO档案:北京人自述遭遇一男一女外星人

  从世界著名的UFO事件“罗斯维尔事件”至今,地球上是否存在地外物种,一直是众多专家学者争论不休的话题。与“外星人”接触的事例在国外已是不胜枚举,对我们来说似乎遥不可及,但本文所要探讨的曹公事件则发生在我们身边。

  曹公(化名)现任北京郊区某民办学校校长,一贯热衷于公益事业。曹公说,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1999年12月11日那一天,自己被卷入一起UFO事件。

  “外星人”深夜造访曹居?

  1999年12月11日晚,曹公因第二天要参加市教委组织的民办学校校长培训班会议,晚十点就上床入睡了。为了不被打扰休息,他是与妻子、儿子分开睡的。

  据曹公说,大概在深夜12点钟左右,突然听到紧挨着床北面的铝合金玻璃窗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曹公被惊醒,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床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装扮怪异的人。

  曹公的第一感觉是,家中出现了打劫,心中不禁害怕起来。与此同时,他也做了较为仔细的观察。男的身高约170厘米,女的身高约160厘米,他们的眼睛呈圆形,嘴的部位是空洞的圆洞,头部较大,身体略瘦,脖子较细,面部白皙没有血色。两人均穿着像锡纸一样的银白色紧身衣服,并包裹着头部,看不清是否有头发和耳朵。

  正上下打量时,曹公听到女的对同伴说:“他还是个治病的,就带他去吧!”(曹公懂医术)

  穿越墙壁,腾空飘飞,在秦皇岛遭遇巨型飞碟

  语毕,两人便从卧室北面的墙上向外穿去,此时曹公的身体发轻,像个皮球似的从卧室地上弹起,紧随那两人从墙壁上穿过。曹公后来说,当时穿墙的时候有一种挤过农村棉门帘似的感觉。由于来不及穿衣服,一出卧室,曹公感觉很冷,就在心里念叨了一句:“有点冷。”

  结果,那个女的似乎能够感应他的心理,应了声:“马上就不冷了。”曹公真的就在那女的话音落地就不感觉冷了,但头部仍有风吹的感觉。

  据曹公后来回忆,出了卧室他们便向东南方向飞去,他是被两人“吸着飞行”的。

  飞过一些县城、城市时,曹公在头脑里听到那两个人告诉他下面具体是什么地方,根据那两人的提示,曹公知道自己首先从良乡镇向东南飞过了固安县,又飞过了霸州市,然后转变方向向东飞,飞过了天津市,又由天津市向东北方向飞,飞至那两人告诉他下面是秦皇岛市时,又向北飞去,飞行了约五六十里距离时,开始向下飘飞。

  他们向下飘飞到一个荒无人烟的丘陵地带,着陆后曹公看到地面上停留着一个乒乓球拍状的巨大不明物体,“球拍把”的部分有一个篮球场地大小;“球拍板”的部分有足球场地大小。

  “外星人”邀请曹公进入飞碟并合作为中国女孩进行医疗试验

  那两个外星人带曹公直接飞入了“球拍把”部分,和穿墙过壁的感觉一样。曹公与两个外星人落在一间实验室似的小屋子里,这小间好像套在一个中等房间里,中等房间和大间之间有门。

  他们进入了小号房间,这间屋子没有座位,光线柔和。

  这时,那男外星人冲曹公友好地点点头,并劝他不要紧张,声称邀请他来的目的只是想做一个利用宇宙能量给地球人治病的试验。

  这时,那个女的让她的同伴与曹公在原地等候,她走向大间,在她进入大间门的时候,曹公听见从大间里传来机械设备的响声,还传出猪、狗、牛、羊等多种动物的叫声,这些动物的叫声凄惨,好像是在做解剖或打预防针时的反应。

  当那个女人回来时,身边多了一个十六七岁、看似重病缠身的中国女孩。她让女孩站在一个有标记的地板中间。随即男的就在曹公后颈大椎穴部位用力一拍,顿时曹公觉得有股热流在身体内涌动,非常舒服和提气,两条胳膊向手心和十指放射状地发麻,有放电般的感觉。随后男子示意曹公用他刚才用的方式给女孩治病。

  此时,女外星人从房间地板上的箱子里拿出一个叫不上名字的仪器、五六个金属小瓶子和一个黑色手电筒似的东西,她把那仪器和金属小瓶子摆在那重病女孩脚前,并把黑色手电筒似的东西,放在那女孩头顶并往下一按,就见从里面出来一个非常密封的透明雨衣状的东西,利索地把女孩连同金属小瓶子罩了起来,紧贴到地板上。

  然后,那男的就示意开始试验,曹公用手用力拍击在那病弱女孩的大椎穴上,他感到有某种热流从他的手流向女孩的大椎穴部位。曹公想移动手臂时,一种巨大的吸附力使他不能移动。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5分钟。在这过程中,曹公手臂发麻,有放电似的东西从他手掌、手指流进那女孩的大椎穴,而女孩的身体则像皮袋似的,抖动扭曲。

  令曹公吃惊的是,此时女孩外面套着的透明罩被污浊的气体充满,她看上去精神焕发,与刚才判若两人。

  曹公被“外星人”依原路带回家,儿子被惊醒,迷惑不解

  两外星人看到实验很成功,高兴地发出嘻嘻嘻的笑声。当两人邀请曹公参观他们的大间试验室时,曹公心生恐惧,因为他一直听到不同动物发出的惨叫声。

  两人似乎能够揣摩到他的感受,于是将其带出,接着整理了一下衣服,身体稍向前倾斜,此时曹公像是受到了吸引跟着飞到空中。那两人在前边飞,吸带着曹公向北京方向飘飞。

  飞到曹公家南边窗户处,他们3人也没有停顿,窗子和墙就像变作了软门帘,一挤就进到屋内。曹公最初被那两个外星人带走时是从曹公卧室北边的墙壁穿过的,回来时进入的南边的屋子是曹公的妻子、9岁儿子、11岁女儿的卧室。屋子里,曹公的妻子、儿女睡得很熟。这时,曹公的儿子曹兴翻了一下身。曹公对那两个人说:“这是我儿子曹兴。”那个男的说:“让他睡吧,别打扰他了。”这时,儿子忽然坐起来大嚷道:“这几个人是怎么进来的,转了一圈又是怎么出去的?”曹兴说这话的时候,那两人已带着曹公穿过两个卧室门进入曹公的卧室中。返回家中的曹公久久不能平静,他在思考着这一奇异的旅程,并在4点左右急迫地将自己的经历通报给飞碟学者马凌环女士。

  北京UFO研究会的理事马凌环,在1998年国庆节期间曾经调查过孟照国被外星人邀请的事,因而叮嘱曹公赶紧把凌晨发生的事记录下来,以免遗忘。于是曹公便在清晨就这件事仔细回忆作了笔记。在笔记中,曹作出以下四点结论:

  ①外星人有读知人心思维传感的功能;

  ②外星人会飘行,能疾速运行;

  ③外星人说话地球人不懂,但地球人说话他们懂,他们也会说我们的语言;

  ④真实不虚。



国内唯一一份飞行员目击UFO录音档案公布

  尘封17年的“上海3·18UFO事件”录音昨在沪首次完整公开

  据悉,这份尘封了十几年的录音,是国内目前已知唯一一份飞行员目击UFO的录音档案。UFO是怎么“跟踪”民航客机的?飞行员究竟看到了什么?

  故事篇:

  UFO跟踪客机20分钟

  

1991年3月18日傍晚6时,上海虹桥机场一架飞往济南的3556航班飞机起飞后,在空中遇到桔红色火球状不明物体,光球中有一飞行速度比飞机还要快的物体在移动,尾部喷射灼烈的红光。这个火球随后变成一溜火球,接着变成黑色鱼状拉烟物体,后来它又变成了上圆下长的两个黑色物体,两个小飞行物互相保持约300米距离,忽东忽西,方向变幻不定。在临近苏州上空时,这两个飞行物突然掉头朝飞机高速飞来。3556航班立即呼叫指挥塔,请示应急措施。紧急之际两个小飞行物合二为一开始急速爬高,转身飞逝,整个过程持续20多分钟。而且,在这个UFO出现约7分钟后,吴凇军港海军战士许辉、盛东林和朱玉也在天空中发现一个长度约五六米的一溜火球,过了一会才慢慢地看不见。 “3·18 UFO”一经披露后,在国内外,尤其是UFO界引起了轰动。以下是部分现场录音记录,其中的区调指地面指挥调度。

  区调:3556(飞机代号),你刚才有什么情况?

  3556:刚才正常起飞之后,大约七海里左右,我的航向在28度,发现前方有一个不明飞行物,长度三到五米,好像一团喷火的东西,通红通红的。后来逐渐往东北飞,那么我就往左摇了一下,摇了一下它离我越来越远,飞得比较快,后来又折头。我到二十几海里的时候,它又从北折头往东南边,往南飞,高度逐渐降低。我往西躲一下,往左躲一下,后来它又反过来往北飞,飞着飞着由红变成一溜黑的了,变成黑体了。黑体以后,下降高度,最后又上升分离,下边一个长方形的,上边一个圆球,两个黑的再往东北飞,平飞了一段以后呢,又折向西北,再爬高,然后在我的视线当中消失,后来又出现,现在消失了。

 

 

 

 

  区调:明白了。你最后看到它是在什么时间?

  3556:最后在26分,26分在无锡前十海里吧。

  区调:好,当时它在你的什么位置?

  3556:它在我的正前方……

  区调:3556,你估计它的速度有多少?

  3556:速度,因为,最大……我在空中不大好判断,我反正看那样子比较快,可能有六七百公里那个样子,就有点在平时我跟那个大飞机遇上那个速度差不多……

  其间,两人还不断交流被跟踪物体的方位和形态。最后,“3556”报告地面:不明飞行物消失在无锡方向。对话中的“区调”就是当年的报料人金鑫,而“3556”是执行民航飞行任务的飞行员朱兆元。据悉,经过多方协调,这段10多分钟的塔台与客机录音才得以“面世”。但是,它一方面给UFO观测提供了更加全面的资料,另一方面,也给普通人了解UFO更增添了神秘。

  现场篇:

  “UFO”究竟是何方神圣

  王思潮:很可能是外星飞行器

  “我认为很可能是外星飞行器”,作为一名天文专家,紫金山天文台的王思潮研究员,几乎对每次UFO事件都有记录。

  据他介绍,根据这段披露的对话录音,“3·18UFO”不仅可以避开雷达的探测,还可以静悬在离机场不远的半空中长达7分钟之久,在地面也没有听到声音。它的运动速度和方向可以随离3556航班距离的远近而快速变化,最后还能“爬高”,升上高空。这些“超能力”都不是人类飞行器可以具备的。

  “所以我认为,‘3·18UFO’是外星飞行器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王思潮研究员告诉记者,现在有学者认为太阳系以外的智慧生命离地球太遥远,根本没法来。“这种想法其实是以人类现有的科技水平去想象外星智慧生命,实际上他们的科技水平很有可能远高于

人类。而且他们用不着自己驾驶飞船,可以派高智能机器人驾驶外星飞行器来地球。”

  章云华:“UFO”其实就是飞机

  章云华是一名UFO爱好者,他的观点与王思潮截然不同,“我认为这就是飞机”, 他说,地面上看到的“3·18 UFO”,就是刚刚升空的3556航班小型客机,它的光滑机身因阳光反射被目击者看到,不同方位的人就能看出它不同的形态。据介绍,当时这架3556航班小型客机的正前方还有两架飞机,它们三点连成一线,前面两架叠合在一起飞行并反射太阳光,使3556航班的驾驶员误以为是一个物体。过了一会儿,三者的空中位置因航向的多次改变而发生了变化,飞机以及前面的两架飞机均不再处于反射光区域,地面的目击者看到的飞机黯然失色,驾驶员也发现前面的飞行物颜色发生了变化,并且向两边分离了。当时的空域飞行记录证实了“3·18 UFO”分离变化的方向和角度。

  为什么地面雷达不能监测到这个UFO呢?章云华告诉记者,雷达的工作原理,是设备的发射机通过天线把电磁波能量射向空间某一方向,处在此方向上的物体反射碰到的电磁波;雷达天线接收此反射波,送至接收设备进行处理,提取有关该物体的某些信息。“3·18UFO”中,机场雷达自始至终没有发现UFO。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飞行员看到的不是实体,而是虚影,不能反射电磁波。二是雷达显示的本来就是正常飞行在航线上的飞机,所以地面人员不觉得有什么奇特。

  吴嘉禄:是人类还没掌握的自然现象

  作为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的主任,吴嘉禄对发生在上海的“3·18UFO”事件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他的观点是人类未掌握的自然现象所造成的。“我认为不大可能是飞机自身的反光”, 吴嘉禄说,民航交通运输管理的空中交通管制条例有明确的飞行间隔的规定,飞行密度大的京沪等地区执行更是严格。“而且作为一名塔台工作人员,他没有道理会连飞机都分辨不出来。”“3·18UFO”的飞行方向、速度、高度、轨迹变幻莫测,以及雷达测不到、无明显尾迹等实实在在的奇异特性,很难用目前的科学理论解释完整清楚。但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是从外星来或是由外星操控。它有可能是我们还未掌握的自然现象所造成的不明飞行现象。它有上述的奇异特性和明显特殊的物体形状,它就是人类现有知识所不能理解的特殊飞行器——不明飞行物(UFO)造成的,即存在着真实可靠的UFO。

  发展篇:UFO快速观测网初具雏形

  王思潮介绍,研究UFO,单靠一两个地点的观测报告是不够的。研究UFO事件是个很复杂的过程,难度一点也不亚于警察查案。过去,对于不明飞行物的研究一般停留在对“定性”的判断。出现事情了,我们只是估计一下什么情况,判断一下是不是。这样定性的判断按照现在科学来讲是不够的。

  王思潮研究员说,现在包括南京在内的各地爱好者正在组建一个追踪UFO的业余观测网,对UFO进行捕捉。“一旦发生UFO事件,单靠一两个地点较高质量地观测还是不够的。需要建立一个快速反应的观测网。出现重要的UFO事件,将迅速用短信、电话告知相关地点的观测者,并立即投入观测,及时取得观测数据。除了数码相机、肉眼观测外,有条件的观测者还可进行雷达观测、激光测距和偏振光观测。”

  花絮篇:穿着汉服来研究UFO

  会议现场一位穿着汉服的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她为什么穿着这样的衣服呢?走近一打听,记者才知道,她叫牛申,是一位UFO的爱好者,也是上海市UFO协会的理事。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那就是研究汉服。“我戴的这个帽子叫万字巾,整体服装都是北宋时期书生的造型。”牛申说,她从小就很喜欢研究天上的东西。“我的爷爷会看天象,小的时候他经常会跟我讲。上高中的时候,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也看到过UFO,是两个很亮的光团,它们在交叉飞行。从此以后,我就爱上了研究UFO。”



中国9位UFO目击者档案 集体被曝光

 

  在黑龙江凤凰山ufo着陆的事件过后,很多人对于ufo又增加了神秘感,下面总结了关于ufo着陆事件中国ufo目击集锦档案:

  事件1:泰和上空的红色光点

  时间:1981年9月20日,19时30分

  地点:江西泰和

  目击者:彭在美

  飞行物特征:红色光点

  1981年9月20日19时30分,在江西省泰和县西南空中出现了一个明亮的呈红色的光点,缓慢地向东北方向移动。据空军气象台经纬仪观测,不明飞行物位于该台站250'方位,与海平面的仰角4°,飞行物中部呈黄色,左边发红,右边蓝色.飞行高度稳定,移动速度不快,朽分钟后消失。当地驻军曾打开雷达探测,但荧光屏上毫无反映。这一现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兴趣。

  事件2:奇异的光斑

  时间:1981年9月25日,22时50分

  地点:山东济南

  目击者:任平

 飞行物特征:光班

  198一年9月25日22时50分左右,我在济南市目睹一罕见天象。

  我在无灯的院中刷完牙,无意中看到夜空中的仙后座附近有4块光斑,排成不太规则的一列,自东向西悄然无声地快速移动,其总亮度不比仙后星座暗,凡视力正常的人都可看到。这4块光斑在空中飞了约45’角,然后变暗消失,消失之前,其队形略有变化。整个过程仅几秒钟。

 

 

 

 

 最初,我以为肴到的是飞机的航行灯,因为夜间经常有飞机飞过本市上空。但航行灯应是左红右绿的光点,而我所看到的却是轮廓不明显的光斑,其大小也远非航行灯所能比拟。再者,从地面观测者来看,飞机飞行的相对速度决不会如此之快。接着,我又怀疑是否是鸟类,如鸽子等.但4个光斑全然没有鸟类振翅时的形状变化。我又猜测是不是探照灯照在低空云层上的光束,但当时星空无云,即便是探照灯也只能呈现光柱,而不会是光斑。

 

 

  事件3:闪烁的金光

  时间:1981年10月4 H, 22时50分

  地点:贵州凯山

  目击者:翁慧琴,俞永祥,职工

  飞行物特征:金光闪烁的物体

  我们是上海支内的职工.生活在贵州高原凯山的一

个偏僻的山沟中。1981年10月4日夜晚,天下着蒙蒙细雨,山雾重重。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于22点50分左右偶然发现天空中一个由远而近的飞行物。开始,我们以为它是一颗卫星之类的物体,并不在意。但奇怪的是,当它飞到我们肉眼看得清楚时,却静止不动了.而且由上而下垂直飞行。它降速缓慢。越降越大,形状像一盏明亮的灯,悬挂在天空中.放射出闪烁的金光。我们盯着它看,似乎有些刺眼,它降到一定高度又静止不动了。我们仔细地观察它,发现它没有排出的气体,也听不到声音,它是一个奇怪的飞行物体。在能见度很差的情况下(因为天在下雨),它竟能发出如此峨眼的光,可见光的亮度相当大。

  过了一会儿,它又垂直上升,亮点逐渐减弱,升到了它出现时的位置。尔后,它开始时左时右地来回移动,后来便向前飞去,而且越飞越高,直到看不见为止。它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我们企在猜疑的时候,令人惊异的事又发生了:那个物体又出现在原来的位置上,而且像受仪器控制似地又重复了第一次的动作,所不同的是,最后飞走时它改变了方向,这时已是23时了。

 

 

  事件4:校园奇景

  时间:1981年10月7日.17时10分

  地点:广东韶关

  目击者:朱定远,学生

  飞行物特征:椭圆形,蓝、白色光

  1981年10月7日,阴雨天.下午自习课时,班上同学都在教室里玩乐器。准备演出。我不参加演出,故对窗而坐,独自温习课文。不一会儿,便觉疲倦,面向窗外缭望。忽然,我发现距教室左前方200米处有一发光物体,金光四射。它无任何声响,射出的光线向四周扩散,以蓝、白光为主,兼有红光。它是圆形物,直径约2米多,非常推眼。眼前的一切使我惊呆了,我只是直愣愣地看着,我的表情被后面的同学左瑞华察觉了,他赶紧走上前来问是什么事。我说:“快看那是什么?”他也发现了前方的发光体,两三秒之后,那个发光体忽然上下波动,成椭圆形,眨眼之间即消失。奇怪的是,我们既没有看见它来的方向,也没有看见它去的方向,我观看的整个过程约五六秒钟。当它消失后,我和左瑞华曾到它消失地点察看,结果没有发现任何痕迹,我校女生宿舍的许多同学也目睹了这一事件。我们学校位于韶关市东偏北10千米处。那个物体消失后的时间是17时10分。

 

 

  事件5:宫灯形飞行物

  时间:1981年10月9日,0时51分

  地点:新疆阿勒泰

  目击者:罗孟勤、乔建国,职工

  飞行物特征:椭球形,橙黄色

  我在新疆阿勒泰地区气象局工作。1981年10月9日.我和本局农业气象员乔建国同志有李去阿勒泰地区巴里巴盖。在回旅社的途中.我们俩人突然发现在右前方上空出现了一个像宫灯的发亮飞行物体,它呈椭圆状。我锨亮了手电筒看手表,当时是0时51分。这个飞行物体飞行较慢,呈水平飞行,颜色呈橙黄色,边缘较淡。约一两分钟后,它渐渐飞远了,并有些下降趋势,它逐渐被一片树林所遮掩。我对当地地形较熟悉,我测定那片树林离我们80米左右,我们与飞行物体的夹角为40'左右。

 

 

  事件6:蓝色群星

  时间:1981年10月12 El, 23时许

  地点:广西扶绥

  目击者:苏荣友、黄天雨等,农民

  飞行物特征:蓝色光,有尾迹

  我家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扶绥县山好公社渠透大队百敢生产队。1981年10月12日晚23点左右,群星灿烂,明月高照。我和黄天雨正在乘凉闲聊,突然.从南至北有一群发光物缓缓飘飞。这群发光物在我们的上方排成两行,上行有9个,下行有10个,最大的1个位于下行,有排球那么大。

  这群飞行物发出耀眼的蓝色光,后方还拖着长长的尾迹.像放火箭炮似的,只不过速度很慢而已。这群不明飞行物在空中飘飞了2分钟左右即消失了。目睹这一现象的还有很多人。

  事件7:温泉上空红飞碟

  时间:1981年11月8月 4时55分

  地点:北京

  目击者:陈育江、于小华,空军护校学员

 

 

 飞行物特征:碟形,桔红色

  我们是空军护校的学员,我们学校位于北京温泉地区。1981年11月8日清晨4时许,夜幕尚未离去,我与同班同学于小华在通往北京市郊某汽车站的道路上向东行走着。大约4时55分左右,在一条偶有火车穿越的铁路附近,我们突然发现在东北方向空旷的田野约300米上空,有一个发着桔红色光的圆形飞行物在飞行。它飞行速度缓慢,无任何声响,当飞行到距我们约500米远的上空时,但见它光芒四射,把漆黑的大地照得通明。我清晰地看到飞行物的直径约30厘米左右,形如倒扣的圆盘子。它始终以缓慢的速度由东向西飞,直到消失在夜幕中。整个目击时间约三四分钟。

  在这之前。我们学校的其他同志曾两次在同一方位见到过这种飞行物。一次是在上述事件的前一个星期天的清晨,时间也是凌晨四五点钟。另一次是在上述目击事件前两三天的晚上7时许,这次见到的是两个桔红色的光点在飞行。

 

 

  事件8:夜空彩球

  时间:1981年11月12 B,22时45分

  地点:广西南宁

  目击者:李x,教师

  飞行物特征:火球;红、蓝、橙、青色

  1981年11月12日22时45分,我和朋友正在南宁民族师范校园内散步,忽然从长堤岭火车站方向(东方)飞来一大片火球,由眨眼般的小星到篮球般大的火球,并拖一条越来越细的尾旦,光色有红、蓝、橙、青等.亮度不稳定,时亮时暗,相互追逐,向军区靶场方向(西方)缓慢飞去。火球出现约2分钟.便逐渐消失在夜空里。

 

 

  事件9:日罗光环

  时间:1981年11月14日,18点05分

  地点:湖南泪罗

  目击者:杨能山,学生

  飞行物特征:椭回形,橙红色光

  1981年11月14日傍晚,我吃完晚饭,习惯地和6个同学一起在操场散步。当时,天已渐渐黑下来。天空中弥漫着乌云,似乎是要下雨的样子。闲谈之际.我忽然发现西南方向的天空中,乌云衬托出一个橙红色的椭圆形光环,我连忙指给同伴看。不多久,光环消失在乌云中,时间是18时05分。但是我们没有离开,希望再一次看到。大约1分钟后,光环再次出现,并且是2个,一个较前次清楚,它高速旋转,非常明亮,光环的内层明暗部分闪动着小亮点,极像是从窗口射出的灯光;另外一个位置较低,比较模糊。这前后两次光环,位置变化不大,位置较高。大约3分钟后.也就是18时09分.光环消失在天幕中。这时天已完全黑下来。这都是我们几个人同时亲眼看到的,并且见到的情景一致,所以决不是错觉,我们认为它决不是夜行的飞机。



 中国UFO档案:腾空飞跃事件轰动1977

  记者/刘茵

  1977年,河北省肥乡县北高乡北高村村民黄延秋先后3次神秘失踪,继而离奇身还。日前,本报记者探访了北京UFO研究会的专家,根据UFO研究会当年和现今的文字记录及相关口述,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在人类的知识结构中UFO一直是一个神秘的话题

 

 

1977年,河北省肥乡县北高乡北高村村民黄延秋先后3次神秘失踪

  前一天晚上失踪,第二天出现在千里之遥的上海市。

  位于河北省肥乡县北高乡的北高村在1977年7月27日(农历六月十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件事情使得这个一向和睦宁静的村庄笼罩着一层惊慌的气氛———村东头即将成婚的青年农民黄延秋在当天夜晚睡觉时突然失踪,人们四处寻找历时十天仍杳无音讯。他的神秘失踪使他的母亲、未婚妻及同村村民为之不安。

  消息传到北高村北侧一公里的辛寨村,村民们将一封过时的加急电报交到北高村一位村委手里。日期标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黄延秋失踪的第二天,电文中写道:

  “辛寨黄延秋在上海蒙目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

  令人不解的是,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竟是在黄延秋失踪后仅10小时。

  北高村离上海市1140公里,当时乘直快车也需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上火车。而从北高村到邯郸市晚上并不通车,如果是步行到邯郸则需要八九个小时,那么他是怎样赶到的?他去上海干什么呢?

  黄延秋说明事情经过,“交通警”究竟是何人?

  其后,几名村委筹资辗转赶到收留黄延秋的遣送站,经遣送站工作人员证实:黄延秋于7月28日早被该站收留,是两个“交通警”模样的人将他送到那里的,并说他是河北肥乡县辛寨村人,所以电报就误发到了辛寨村。

  回乡后,黄延秋带着困惑说出了他的奇遇:

  7月27日当晚天气闷热,晚10点左右他在刚盖好的、还没来得及装门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时被喧闹声惊醒,睁开双眼时看到的竟然是高楼林立、霓虹闪烁,自己躺在繁华大城市的街头。平时随意摆放的衣物被包在身旁的包裹里。周围的一些牌子上写着“南京市××商店”等。定神后,他开始回想自己怎么来到千里之隔的“南京”。

  之后,两个“交通警”模样的人出现在面前,交给了他一张南京到上海的火车票并将他送到站台,还声称他们随后赶到。经过4小时到达上海,他找到了车站的派出所,没想到那两个“交通警”竟在门口等他,并将他送到遣送站。

  一个月后逐渐平静的村庄再次惶惑,黄延秋第二次失踪,而这一次他竟神秘地闯进军营。

  9月8日晚上,在开完生产大会后,黄延秋再一次神秘失踪。

  据他后来说,10点左右在院里的床上睡着,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黄延秋后来说,那天夜里,周围人影稀疏,又下起了大雨。

  这时有两人自称是部队的人,告诉他受长官的委托专门等候黄延秋,并要带他去部队。

  渡过黄浦江,接着换乘公共汽车,他们才到达郊外的营房驻地。在部队的门口处有战士持枪站岗。当三人进去时,站岗的士兵竟毫无反应。他们到了一个师部的办公室,在场的军官都很惊讶,就问他是怎么进来的。黄回答,是他们俩带我来的。但惊奇地发现,带他来的两个人不见了。

  据军队有关人员说,按照部队纪律,亲友来营房找人要在门口出示证件及书面登记,然后由士兵到门口接应,证明属实才能进来。据当时执勤的门岗和传达室人员说,当时并没有外人进出。次日,部队通知了黄延秋的村委,并将其送回。

  “腾空飞跃事件”,十天之内飞跃大半个中国。

  9月20日,黄延秋在大队记完工分,在回家的路上突感头晕便没有了知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家宾馆里,有两个年轻人在身边,还是那两个“交通警”。他们告诉他,此地是兰州。令黄感到奇怪的是那两个人的口音随着地方的不同而发生转变。

  据黄延秋后来回忆说,休息一天后两人轮班将他背起飞行,两人身高都在180厘米左右,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背着飞的时候也能感觉得到他们的体温。按照黄延秋的说法,“飞行高度大概丈把左右”,“四肢不动也没有迎面的风感”,“速度感觉像跑一样快,中途一般不停留”。到达北京后,在长安大剧院没买票就入场观看了《逼上梁山》的大型京剧表演。

  接下来,他们来到了距北京100多公里的天津,照例说应该是一个小时到达,但他们却转瞬到达,也是无票入场,观看了故事片《苦菜花》,随后又到达有些凉意的沈阳,接着又由沈阳到哈尔滨,到福州,到南京,由南京又到古都西安。

  沿途两人向黄介绍各地的有关信息。最后他又被带回兰州,熟睡中被带到家门口。当他母亲发现他时已经是他失踪十天以后了,他还穿着原有的旧衣,但鞋子不见了。

  这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发生在我国冀南地区,涉及河北、南京、上海等19省市大半个中国的“腾空飞跃事件”。

  专家观点

  我们的UFO研究会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了有力的调查,首先对主述者进行检测,然后进行各路的取证,如对事件接触到的遣送站、军队、村民、家属及相关人员调查,证明主述的表述是否有出入。

  ———北京UFO名誉理事长孙式立教授

  有些UFO现象我们可应用多维空间理论来解释,我们可以肉眼观察到的是三维空间,四维空间我们虽然可以利用坐标来演示,但人类的肉眼是观察不到的。现代的科学手段让我们用专用的显微镜可以观察到正四维空间,但研究负四维的显微镜还没有被发明。多维空间的研究是当代科学家在研究空间领域方面的重点。在这些事件中———主述如果真实的条件下,人物的遭遇往往不被其他人发现,也有可能他们的活动范围是在我们看不到的空间里。这还有待于今后的科学证实。

  ———北京UFO副理事长王焕良教授

  关于不明飞行物的争论是在上个世纪40年代末兴起的。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急剧增多,引起了科学界的争论。

  因为UFO不是一种可以再现的,或者至少不是经常出现的事物,没有检验的标准,迄今在世界上尚未形成一种绝对权威的看法。

  持否定态度的科学家认为,很多目击报告不可信,不明飞行物并不存在,只不过是人的幻觉或者目击者对自然现象的一种曲解,可以用天文学、气象学、生物学、心理学、物理学和其他科学知识来加以说明。他们把“飞碟学”视为伪科学。

  肯定论者认为,不明飞行物是一种真实观象,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例所证实,不过许多UFO专家表示,他们并不肯定UFO是外星船。他们认为不应该把相信UFO存在与相信它来自外星的理论混淆起来,因为来自宇宙的假说只是根据其飞行性能、电磁性质以及目击者的印象解释归纳推断出来的,正确与否尚待查证。

  当然也有一部分UFO专家支持“外星说”。一些学者还指出,飞碟现象在许多方面与已知的基本科学规律不符,在解释这种现象时理论上所遇到的困难,是它至今未能为现代科学家所承认的主要原因,但不能因此就轻易否定这种现象的存在。



绝密档案:中国曾击落过UFO

  1993年的一个夏天,广西的田阳机场异常沉闷。飞行员们大多都睡了,只留下几个人值班。

  凌晨3点半左右,哨兵忽然发现天空中有3架落罗盘似的东西,很慢而且很低地飞着,他立即报告了正在值班的正在值班的飞行大队长罗祥盛,还没来得及向上级请示,3架飞碟就先向机场上的飞机发射了一道道光,飞机一架架的爆炸了。大队长命令提高到一等战斗级别,飞行员乘上苏-27,随着一枚信号弹的升起,飞机陆陆续续起飞了,不知道是发现了我们要还击,还是攻击完毕,飞碟开始撤离。我们的飞行员紧跟了上去,对他们进行了攻击,可是,飞碟依然无动于衷。10分钟后人们才发现飞碟是在带着飞机绕圈子,这时,飞碟开始还击了。一架苏-27被打了下来,飞行员跳伞成功逃离飞机了。

  经过十多分钟的激战,一架飞碟被击中,不再闪光,冒着青烟向东南方向坠落,2架飞碟紧跟了上去。飞行员为了安全起见,撤离了。

  第二天,人们找到了部分飞碟碎片。

中国空军苏-27战斗机

  

中国空军激战不明飞行物UFO

  1998年9月底,巴丹吉林沙漠中中国空军某试验基地上空忽然出现了好几个UFO。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型飞机立刻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两位飞行员的战机突然加力,以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同时请示是否将其击落……

 

 

  1998年9月底,我陪同几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来巴丹吉林

沙漠考察的这几位院士都风度翩翩,王大珩院士头脑清晰、思路纵横,行动和言谈都保持着固有的节奏;罗沛霖院士虽已85岁高龄,仍思接千载、谈吐雅儒,不时开上几句玩笑;崔俊芝院士才思敏捷、为人谦和,他已是60多岁的人,在王老、罗老面前始终以学生自居,搀扶、开车门这样的小事,他都十分在意,给人良多感触;杨士中院士身高一米八几,简直虎背熊腰,是巴蜀的饱学之士。他思维慎密、推敲周详,善于从微观到宏观把握技术领域和关键,他总是想周全了才发言。

  10月5日是中秋节,某试验基地晚上为杨士中院士过了生日,院士们都十分感动。席间,赵煦告诉我,当晚要在机场做试验。这是个很难遇到的良机,我提出晚上去机场采访。

  晚8点多钟,我赶到跑道上时,科研试验已经开始,一架战斗机正在跑道上滑跑。一轮皓月、望不到边的藕荷色着陆灯、灯光闪烁处活跃的人影……勾画出一幅动人的画面。

  两个月前的8月6日晚,像中秋节晚上一样,赵煦正领导科研试验。当时飞机准备从跑道南向北起飞,就在这时,突然从跑道北头一上一下两个巨大火团从天而降。“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到这两团火就要烧过来了,纷纷下意识地躲避。”赵煦头脑冷静,马上招呼塔台上的人赶快下来拍摄。当摄像的人跌跌撞撞下来后,这两团火球又腾空而起。这两个大火球有几道从里面向外的辐射光束,没有任何声息,来无影去无踪。

 

 

  1999年春节刚过,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向几家媒体介绍关于硬骨鱼起源的一项新发现,会后恐龙专家赵喜进向我提起,几年前在新疆戈壁滩上进行恐龙化石考察时,他和恐龙专家董枝明等,曾亲眼目击了一起UFO事件。当时他正从帐篷中走出来,一抬头望见远处一断崖上方一个耀眼的巨大物体正在移动,光焰照亮了半边天空。

 

 

  许多目击报告都支持这种看法,戈壁沙漠是UFO事件的多发区,一是由于地旷人稀,二是因为能见度好。那么,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

  

空中捉迷藏

  从巴丹吉林沙漠返回北京后,我注意搜集了一下世界各地关于发现UFO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1998年8月前后的。

  10月19日11点左右,河北沧州空军某机场上空发现不明飞行物。当时雷达报告:空中有一个实体在移动,就在机场上空,正迅速向东北方向飞去。与此同时,机场上的地勤人员发现了头顶上空有一个亮点,开始像星星,一红一白,两颗星在不停地旋转。可能由于飞行物降低了高度,轮廓变大了看上去像一只短柄的蘑菇,下部似乎有很多灯,其中一盏较大,一直向地面照射。

 

 

  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型飞机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

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他们驾驶飞机到达目标所在位置,根据地面指挥的方位、高度,很快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底部平,下部有一排排的灯,光柱向下,边缘有一盏红灯,整个形状像个巨大的草帽!

  夜航指挥李副司令员命令飞行员靠近那个飞行物。在距离飞行物大约4000米时,它突然上升。飞行员立即驾机爬高,当飞机升至3000米时,这个飞行物却来到飞机的正上方。这说明飞机头顶上的飞行物比飞机上升得更快。飞行员决定麻痹一下这个飞行物,改变飞行方向下降高度,与飞行物拉开了距离。

  有趣的是,那个飞行物仿佛很有灵性竟尾随而来。两位飞行员抓住战机突然加力,以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当飞机改为平飞时他们发现,飞行物已经比他们高出2000米。飞行员驾驶飞机继续追击飞行物,副团长刘明把飞行物套进瞄准具光环,打开了扳机保险,同时请示是否将其击落。李副司令员要求他们不要着急,先看清楚是什么。

没公开的档案:中国空军大漠追杀UFO

  1998年9月底,巴丹吉林沙漠中中国空军某试验基地上空忽然出现了好几个UFO。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型飞机立刻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两位飞行员的战机突然加力,以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同时请示是否将其击落……

 

 

 

不明飞行物骤降沙漠机场

  1998年9月底,我陪同几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来巴丹吉林沙漠考察的这几位院士都风度翩翩,王大珩院士头脑清晰、思路纵横,行动和言谈都保持着固有的节奏;罗沛霖院士虽已85岁高龄,仍思接千载、谈吐雅儒,不时开上几句玩笑;崔俊芝院士才思敏捷、为人谦和,他已是60多岁的人,在王老、罗老面前始终以学生自居,搀扶、开车门这样的小事,他都十分在意,给人良多感触;杨士中院士身高一米八几,简直虎背熊腰,是巴蜀的饱学之士。他思维慎密、推敲周详,善于从微观到宏观把握技术领域和关键,他总是想周全了才发言。

  10月5日是中秋节,某试验基地晚上为杨士中院士过了生日,院士们都十分感动。席间,赵煦告诉我,当晚要在机场做试验。这是个很难遇到的良机,我提出晚上去机场采访。

  晚8点多钟,我赶到跑道上时,科研试验已经开始,一架战斗机正在跑道上滑跑。一轮皓月、望不到边的藕荷色着陆灯、灯光闪烁处活跃的人影……勾画出一幅动人的画面。

  在人影幢幢的跑道上,赵煦给我讲了他和许多基地科研人员在跑道上共同目击的一次遭遇UFO(不明飞行物)事件。赵煦本人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是我国著名无人驾驶飞机专家、空军专业技术少将,其他目击者也有类似的学历和技术专长,他们这次亲眼目击应当是确凿、可信的。

 

 

  

空中捉迷藏

  从巴丹吉林沙漠返回北京后,我注意搜集了一下世界各地关于发现UFO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1998年8月前后的。

  10月19日11点左右,河北沧州空军某机场上空发现不明飞行物。当时雷达报告:空中有一个实体在移动,就在机场上空,正迅速向东北方向飞去。与此同时,机场上的地勤人员发现了头顶上空有一个亮点,开始像星星,一红一白,两颗星在不停地旋转。可能由于飞行物降低了高度,轮廓变大了看上去像一只短柄的蘑菇,下部似乎有很多灯,其中一盏较大,一直向地面照射。

  航管部门迅速证实,没有民航飞机通过这个机场上空,另一支空军部队的夜航训练也已于半小时前结束。“很可能是外来飞行器”,部队立即进入一等战备。

  晚上11点30分,雷达报告飞行物已到河北青县上空并悬停在那里,高度1500米。

  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型飞机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他们驾驶飞机到达目标所在位置,根据地面指挥的方位、高度,很快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底部平,下部有一排排的灯,光柱向下,边缘有一盏红灯,整个形状像个巨大的草帽!

  夜航指挥李副司令员命令飞行员靠近那个飞行物。在距离飞行物大约4000米时,它突然上升。飞行员立即驾机爬高,当飞机升至3000米时,这个飞行物却来到飞机的正上方。这说明飞机头顶上的飞行物比飞机上升得更快。飞行员决定麻痹一下这个飞行物,改变飞行方向下降高度,与飞行物拉开了距离。有趣的是,那个飞行物仿佛很有灵性竟尾随而来。两位飞行员抓住战机突然加力,以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当飞机改为平飞时他们发现,飞行物已比他们高出2000米。副团长把飞行物套进瞄准具光环,请示是否将其击落。司令员要求不要着急,先看清楚是什么。

  尽管飞机已加大了油门,还是无法靠近飞行物,飞机上升到1.2万米时,飞行物已在2万米的高空。这时飞机油量发出告警信号,再追下去燃料将告罄。地面指挥命令飞机返航,地面雷达继续跟踪监视。当两架新型战斗机准备升空捕捉这个飞行物时,它已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

  这是1998年多次遭遇不明飞行物事件中比较典型和可信的一次。据当地有关部门统计,那天晚上目击这个不明飞行物的群众约有160人。

  1999年3月初,在充满南国情调的棕榈树下,曾指挥军用飞机追踪不明飞行物的李司令员谈到当时的一个细节:两位有精湛飞行技术的飞行员几次逼近不明飞行物都发现,在这个碟形不明飞行物下部是一圈绿色灯光,其中有一盏红灯,它的正下方伸出两根光柱向下照射。令人吃惊的是,这两根明亮的光柱并不像我们平常见到的光柱那样,一直照向远处并扩散开,而是像两根发光的实体,从不明飞行物下部伸出来后在一定长度上便截止了。至少在今天,人类还没有掌握如此控制光的技术。

  记者曾问李司令员,不明飞行物是什么形状,他伸手捏起了茶几上的茶杯盖,“就是这个样子”。



中国神九发射过程中遭遇UFO 已做档案存档

   人们紧盯视频观测神九发射升空直播时,发现了难解的科学疑惑:大约在神九发射升空4分11秒左右,整流罩脱离之后,由红外摄像设备拍摄的画面突然出现了两个发光体,其飞行速度从画面上来看,非常迅速,直扑神九而来,并与其擦肩而过。

   它们究竟是什么?UFO、太空垃圾、星光、飞鸟、镜头眩光,还是飞机……一时间,讨论猜测通过微博频频出现。

  网友说整流罩脱落时遭遇两个神秘发光体昨天,微博上,大家都在热烈讨论神九发射。

  从记者观看的视频画面带来的感觉看,这两个发光体好像距离神九并不算太远,但是它们移动的速度非常快,只是这两个发光体在画面上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暂的一两秒,一闪就消失了。

  许多网友说,从画面感觉来看,似乎它们的移动速度是火箭的很多倍,真不知道它们从哪里冒出来的,简直是太奇怪了。

  王思潮说,从目前提供的技术参数,依靠这一小段视频还无法判断这两个发光体的真实身份,所以他已经将这一奇妙的现象作为UFO档案记录在案,希望以后积累更多的资料来破解其身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yuzhoutanmi.cn/html/16490.html

分享:

支付宝

微信